女孩男友。男孩父亲从陕北赶过来,在招待所里照顾孙子。

原标题:汉中女大学生上午产子下午就去上课 20天后死亡

“大宝宝,我想等你一起回家!”这是24岁的榆林小伙小峰最大的心愿,但6月6日,随着女友洁洁的突然离去,他能够一起带回家的,只能是他们刚刚出生十多天的孩子。

洁洁今年20岁,生前是汉中一航空科技学院大二的学生,两年前,她和小峰认识并恋爱,小峰也前往汉中打工。2015年秋天,洁洁怀孕了。为了打掉还是留下孩子,两人发生了争执,随后分手。

16年5月17日上午,大学宿舍里,在闺蜜的帮助下,洁洁生下了一名6斤多重的男婴。随后,小峰赶到,带洁洁去医院。经过检查,婴儿一切正常。洁洁没有像其他产妇一样坐月子,下午回到学校继续上课。期间,两人住在小峰租住在学校附近的民房里。

6月2日上午,在租住房里,洁洁出现浑身发软、冰冷等状况。当即被送往汉中的医院进行抢救,因病情严重,当晚被转往西安。

6月3日清晨6时许,小峰才打电话通知了双方的父母,告知了产子、发病的情况。

6月6日清晨,医院告知小峰,洁洁因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包括小峰在内,洁洁的家属怎么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还想等大宝宝好起来,和她一起回家呢!”在医院里,小峰捂住脸,小声的哭泣。“大宝宝”是他们彼此间的昵称。

这几天,小峰的父亲从陕北赶过来,在招待所里照顾孙子。

洁洁的妈妈杨女士说,她从3日就开始联系校方询问情况,可老师一直不正面回应此事,直到昨日,才派了两名老师从汉中过来。

6日下午,华商记者联系上洁洁就读的学校一张姓的老师,在表明身份后,其挂断了电话。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峰说,他没想到相爱一场,结局会这样。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最新的内容就是孩子的照片,文字内容是,“大宝宝,想想我和小宝宝好不好,我想你了。快点好起来。小宝宝等我们回去呢!”

文/华商记者 卿荣波 实习生 王春妮 图/强军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